解散的队伍,“倒霉”的朴韬宇……

解散的队伍,“倒霉”的朴韬宇……

5 月 24 日清晨,重庆洋河足球训练基地,朴韬宇从凌乱的梦中醒来。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睡得都不踏实,总预感那个不好的事情会发生,果然,没过多久,重庆两江俱乐部停运解散的消息就已经在网上铺天盖地了……

让朴韬宇哭笑不得的是,作为一名已经通过球队试训,正式加盟重足的新队员,他是从网上得知俱乐部解散的消息的。当然,这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因为截至记者发稿,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也没有官方发布那一则已经传遍全网的文件……

24 日晚间,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官微发出一张内涵图,配文为:晚安,好运

同样是在 24 日晚间,重庆市足协发布的一份公告,算是正面回应了外界的关切。

上赛季与天津津门虎俱乐部合同到期后,朴韬宇离开天津,寻找职业生涯的下一站。虽然 2019 年从浙江毅腾转会天津队后,他的表现可圈可点,但在队中无法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让已经 29 岁的他动了离开天津的心思,按照他的话说,“做出这个决定纯粹就是从多踢比赛,多一点机会的角度考虑的,毕竟自己年纪已经不小了,想出来挑战一下。

4 月 23 日,朴韬宇来到重庆队试训,和他一同到来的还有另一位朝鲜族小伙、上赛季效力于四川九牛队前锋南松。作为重足的老队员,南松这次回归重庆是杀了一个 “回马枪” ,他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来到重庆后,朴韬宇和这位同样出自延边的小兄弟搭伴住进了洋河基地,训练、生活朝夕相处,日子过得也很舒心。短短一周的时间,朴韬宇就依靠硬实力通过了球队的考察,4 月 30 日,重庆两江竞技官宣 16 位新援加盟,朴韬宇和南松的名字都赫然在列。

5 月 10 日,重足在热身赛中 4 比 1 大胜淄博蹴鞠,朴韬宇上演梅开二度的好戏,重庆媒体都看好这个身披重足 6 号球衣的球员,能在新赛季挑起球队中场的大梁,除了实力,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朴韬宇在语言方面和球队韩国籍主教练沟通无障碍。不过对此,朴韬宇却并不认同,“其实这么长时间,我和张导几乎没有交流过,他平时也很少说话。我觉得他是那种默默关注球员的教练吧。

如果说球场上的事情,朴韬宇能做到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的话,足球场外的事情,则是他无法控制的。过去一周,“重足危机” 从彻底爆发,到逐渐升级,每一天朴韬宇都会有到那种 “生死时速” 的紧迫感,但面对不断恶化的内外部环境,他又有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作为一名职业球员,单是从我的角度来说,罢训并不是好的选择,毕竟以后又不是完全不再踢球了。用罢训的方式去抗议,我觉得不应该是首选,或者说,最起码不是一种最好的选择吧。但是,同样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我也很能理解大家,因为被欠薪这么长时间,无论谁都会有点情绪,这是人之常情嘛!

其实在危机彻底爆发之前,朴韬宇就已经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了,毕竟当时队中绝大部分球员都被至少欠薪四个月,负面情绪是很多的,当时队内球员普遍的担心是,如果我们再这样坚持一年,是不是又会白踢了?但让朴韬宇感动的是,在球员们决定 “罢训” 之前,每一个人在训练场上都表现得非常投入和认真,其实大家一直心有期待,期待着事情能够一天天变好,期待着新赛季能再有机会,在赛场上向人们展示这支有热血、有坚韧,更有信仰的球队。

当然,球员的心一直没有散,队伍的魂一直都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球队的领军者张外龙指导,用朴韬宇的话说,大家能够这么坚持,是对主教练精神方面的一种传承,“张导一直都对球员们很坦白,他之前就跟我们说了,现在俱乐部的情况已经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他只能是尽他所能掌控球场内的事情,球场外的事情他已经控制不了了。球员们‘罢训’抗议后,张导的情绪应该说一直很稳定,那个时候大部分球员都不去场地了,只有少数一些球员去场地训练,保证身体状态,张导每天都是下午球队训练的时间,他会准时出现在场地,然后自己就进行一些慢跑什么的。确实,已经无法要求他做更多事情了。

张外龙手写信告别重庆队:希望大家继续热爱足球

球员们抗议也抗议了,让步也让步了,但最终没能挽救重足解散的命运。令人遗憾的是,作为球队的新援,朴韬宇甚至没能等来俱乐部的正式通知,他最终是从网上得知这一消息的。尽管目前俱乐部官方尚未发布解散球队的文件,但在朴韬宇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侥幸,“今天基地里比平时都热闹,大家陆陆续续来,主要就是在搬东西,邮东西,还有人组织大伙儿去俱乐部领那个自由身证明。我觉得对于球队解散这件事,大多数人还是不希望发生的,但在具体的问题上,无论谁也拿不出什么解决方案,可能球队解散对大家也是一种解脱吧。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俱乐部的解散让队员们获得了解脱,但实际上,他们面对的职业危机更加剧了。新赛季中超联赛 6 月 3 日就将拉开战幕,虽然中国足协和中足联对重足退赛有一定的心理预估和准备,但这些下岗球员能否迅速实现再就业,甚至说他们的职业生涯会不会面临着就此中断的危险,显然这些都不是开一个临时转会窗就能全部解决的。对于自己的未来,朴韬宇突然陷入了迷茫,这是他职业生涯中很少有过的一种感觉,“留给球员转会的时间这么少,这么仓促,对球员来说,肯定是很不利呀。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接下来我所能做的就是联系下家,准备继续努力奋斗呗。

整整这一天,洋河基地都是在无序和混乱中度过的,队员们忙着收拾东西、搬运行李,甚至相互间顾不上再多说些什么。朴韬宇说,虽然这是一个令人伤心欲绝的日子,但整整一天,他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主教练张外龙一直没有露面,可能是在之前几天,很多队员就已陆续单独去他的房间里和他道过别了;绝大多数队员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悲伤,很多人在收拾好行李后,到基地的四处走走,拍几张照片,然后发到朋友圈,算是纪念自己的重足岁月,或是留下一个念想。

对于球队内部为什么能如此平静地接受了这一残酷的现实,朴韬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觉得大家应该是都哭完了吧……”